快捷搜索:

衣服和鞋子的风波

总有人问我为什么出镜总是同一件上衣,问我是不是就这一件短袖,其实不是,只不过我想不起来换而已。这是快30年的一个习惯了,里面还有一段故事。


我念的中学,当年还是个重点校,重点校普遍都讲究个什么“军事化管理”,但我校没有,允许除了周一升旗仪式之外,其余时间都可以不穿校服。


现在想想,不强制穿校服真的是一种很科学的教育,至少能让学生摸索摸索最起码的着装审美,而不是终年淖于那些丑到家的所谓校服。经常有声音说建议学生多穿校服,为了避免攀比,让学生把心思都用在学习上。但我觉得,审美教育也是一种教育,也是学习的必须,统一穿校服,这其中有一个不可告人的心理暗示——暗示学生们必须整齐划一、不许跟别人不一样,这点就比较阴险。


然而,我却反其道而行之,我是三年来全校唯一坚持穿校服的人。


说是校服,不过是一套入学军训时发的作训服,绿色的很厚实的布料,没有任何装饰。我也不是爱它,只是因为懒得去想如果不穿它的话我要穿啥。


记得第一次被老师盯上是某次课间操。上午下了第二节课,全体同学下楼做操,第三节是班主任的课,杨老师感慨:俯视操场,很容易就能找到我们班,因为全校就一个穿校服的,就在我们班。


然后,同学们就都看我。


第二次被老师盯上也是某次课间操,班主任鬼魅一样不知道啥时候来到我身边,指着我双脚问我:你鞋破了个洞啊。


我早就知道鞋漏了,但我懒得补,因为那位置不会露脚指头,而且走路能感受到清凉的小风悄然贯穿脚底,有一种愉悦感,也不怎么进土,所以也就一直没去补。


我说是啊,这样凉快啊。


然后,老师若有所思地就走了。


第三次是在某天中午,我们的食堂都是大圆桌,也不分班级,打到饭就占了桌子吃,认识的聚在一桌边吃边聊。突然,老师再次鬼魅一样出现在我身边,手里满满一大缸子红烧肉墩在我面前,以强硬的语气命令我:你,把这些都吃掉。


然后,留下一个酷酷的身影就走了。


当时我们一桌子同学都傻了,不知道杨老师念的是哪一出。我心想坏了,肯定是我语文成绩总给他拿年组第一,他爱才如子看上我了?当时十分尴尬,不敢独吞那一缸子红烧肉,当然凭我一己之力吃那么一缸子肥肉也是不可能,于是不明所以地和同学们一人一块分了。


又是某一天下午,我照惯例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去帮忙批作业,因为我语文成绩好,又能轻易模仿出老师的笔体,经常自习课被抓了壮丁帮老师判卷子判作业。然而那一次我上套了,事后我才知道,班主任趁我不在的时候,召开了一场秘密班会,班会的讨论对象就是我。


在一番全班范围内的公然询问和举证之后,老师得出一个结论:这个只穿校服、食堂从来不吃肉、鞋坏了也不补的书生同学家里一定很困难,困难到必须捐款的地步。


于是,老师准备背着我发动一场捐款。


还好,班主任做事很稳,决定捐款之前,老师又背着我给我父母打了电话,约谈到学校来喝茶,当然这一切我也都是后来才知道、我爸妈跟我学的——


我爸妈当时借到班主任请喝茶的约谈电话,心里那里自然是蒙的,但电话里听说并不是因为我在学校惹祸了,也就放下半个新。因为是第一次单独面见班主任,我父母还是比较重视的。


记得很清楚那是个冬天,我爸让单位的司机开了奔驰600过去,进了校门,班主任都傻眼了:九十年代初,全沈阳城也没有几台奔驰600,赵本山有一辆是路人皆知的,我爸妈坐了一台奔驰600开进校园停在老师面前,老师当时就蒙了。


我爸说,目击杨老师脸上一脸的敬重、脸色铁青,还以为我在校闯了多大的祸。


然而车门打开,我爸妈从车里走出来的时候,老师更加迷惑:我爸穿了一件长褂过膝的大皮氅,我妈穿了一件貂毛大衣,两个人雍容华贵地跟老师点头示意、握手问好。老师先问候说你们好,看了一眼我妈身上的貂,又看了一眼我爸的大皮氅,又看了一眼奔驰600,说:我们之间好像有些误会,还是到办公室说吧。


到了办公室,老师先是很谨慎地询问了一下我的家境,又问我他们每个月给我多少零花钱。我妈如实相告,说每个月给孩子100块钱。


我的零花钱是这样的:从初中开始,我妈就开始对我实行按劳分配,给每一件家务事都定下金额,我可以任选家务来做,做完了我妈验收,按工付费,没有额外的情感小费。而且自从上初中后,我的文章开始在各大小杂志上发表,又总有一些稿费做私房钱,所以和同龄人相比我的手头真的算很宽裕。而且一直到大学,我都是全班第一个有电脑的人、第一个家里有打印机的人、第一个机箱上装了DVD光驱的人、家里DVD藏碟过千的人,我的学生时代没有穷过。


在通过我父母那里了解到我的真实情况后,杨老师感慨道:看来确实是误会了,你们培养了一个很懂事的孩子。


目送奔驰600离开校园之后,老师感慨万千中再次召开了一场班会,但这次没有屏蔽我。


可想而知,在串联了一遍所有场景的过程后,原计划的捐款大会变成了我的表彰大会,老师当着我的面夸了我45分钟,我在下面如坐针毡……不过从那次班会之后,我的脸皮就厚了、变得无比禁夸。周末回去跟我爸妈学了一遍之后,我爸妈笑得前仰后合,然后很认真地叮嘱我说:书归正传,以后你穿衣服真的要注意了,节俭归节俭,但让别人产生了不必要的误会,你的行为引起了麻烦、引起了集体的麻烦,那就是你的问题,就得改,集体生活不能总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,得考虑别人的感受。


但是我依然没有买自己的衣服,只是捡了两件我爸不穿的衣服走了,平时在校依然是绿色作训服。我脑袋里就是没有那根筋,想不起用衣服装饰自己,衣服挂在那我都想不起来穿。


真正花钱买了一件属于我自己的衣服,已经是我毕业后有工作、拿到人生第一笔月薪的事了,记得很清楚我人生第一件上衣,是在哈尔滨开发区红旗广场那个家乐福花了19.9买的T恤短袖。


事情过去二十多年了,我很感谢我的班主任老师,在班里有一个“可疑”的学生出现的时候,他没有坐视不理,而是用自己的方式去调查了问题所在,从而做出了正确判断,真正能做到为学生着想、有了那种“如师如父”的传统师父的气质。


希望这样的老师越来越多吧。


标签: 校园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